百岁夫妇坚持做按摩操77年 - 昆明花都丝足会所

百岁夫妇坚持做按摩操77年

人生百岁已属难得,百岁夫妻更是世间少有。著名历史学家、武汉大学教授刘绪贻和夫人周世英都出生于1913年,是本报“海选最健康的百岁老人”活动征集到的唯一一对百岁伉俪。

爱情成了前半生的主题

说起父亲年轻时频频“为爱痴狂”做出的惊人之举,大女儿刘东仍津津乐道。

刘绪贻和夫人相识于高三那年,刘绪贻和夫人分别成为各自学校“高中毕业同学联合会”的代表。刘绪贻曾这样描述:“这是我平生接触到的第一位文化水平与我相似、具有一定工作能力、形象又很动人的现代女性,我逐渐对她产生了爱慕之情。”

爱情成了刘绪贻前半生的主题。由于家境贫寒,刘绪贻只好去读有公费的南京军需学校。但周世英不愿嫁给军人,于是刘绪贻放弃公派留德的大好前程、冒着被国民政府通缉的危险,偷偷溜了。他孤注一掷,成功考上了清华大学的公费生,成为湖北高中毕业生中的首个清华公费生。

“我爸当时在清华园,听说我妈是武大生物系的”系花”,有很多人追求,他就坐立不安”,刘东笑言,“害了”相思病”,两门功课不及格,把公费生的资格弄丢了”。

毕业后,立志做学问的刘绪贻有两个机会可以留在大学,要么跟系主任陈达做助教,要么跟费孝通从事社会学研究。他不顾费孝通的劝阻,毅然放弃做学问的机会,离开昆明,奔赴正遭日机频繁轰炸的重庆,去“投奔”4年一直没机会见面的女友,做了一名公务员。

每天用电脑工作10小时

已经结婚70多年的两老从未红过脸,相敬如宾。

周世英是典型的贤妻良母,事业上全力支持,生活上体贴入微。刘东告诉记者,父亲的著作几百万字,定稿大部分都是母亲一笔一划代为誊写的。每天母亲都会帮父亲整理资料,把相关文章从报纸上剪下来,分门别类贴进本子里。

父亲也对母亲呵护有加,每次吃饭,一道菜转到面前,父亲都会先夹给母亲,然后自己才吃。

当记者来到刘绪贻家,老先生正坐在书房的电脑前打字,老夫人虽然因病卧床,手里也拿着一本书在看。年过百岁而笔耕不辍、手不释卷,令人惊讶、感佩。

刘东告诉记者,父亲是近90岁高龄才学着用电脑,像小学生一样从基本的打字一点一点学起,多次经历忘记存盘而丢失文稿、导纸板调错位打不出字等尴尬,现在已能自如地用电脑写文章、收发邮件、批阅论文。

“他每天工作至少10个小时,从早晨7点到晚上11点,除了中午午睡一会,基本都在电脑前”,现在,百岁高龄的刘绪贻仍常有文章见诸报端。

多情人不老

每天做按摩操

说到长寿秘诀,刘绪贻总结的是:“多情人不老”五个字。他解释,只要面对人世间事物时,不是木讷迟钝,而是油然兴起“爱”或“恨”,那么他和自然、社会、他人之间的交流就会生生不息,生活内容便会丰富多彩,兴趣盎然,不知老之将至,这就是“多情人不老”。

生活中,刘绪贻也确实是这样做的,他99岁高龄仍兴致勃勃和女儿去看菊花展、春天带着几个年轻学生在校园踏青留影、不时写写文章针砭时弊,无论国事家事、风花雪月、诗词戏曲、人生百味百态,都能使他动心、关心。

“现在武汉哪里有新办的花展,他一定要去转转”,刘东说,“父亲认为生活有两种,一种是”诗意的生活”,一种是”世俗的生活”,他一直过的是前者而非后者。”

刘绪贻还自创了一套按摩操,从年轻时开始每天早晨都做,一直坚持了77年。每天起床前,先从按摩眼睛开始,眼圈、太阳穴、耳根、腹部、后腰一直到腿和 脚,搓到皮肤发红,全身微微有些热意。“一套做下来要一个多小时,我父亲每天早晨都做,毅力非常了不得”。周世英有时也会做一做,这或许就是老夫妻俩成为 “白首双星”的“独门秘诀”。来源昆明丝足会所)

  • 浏览:430
  • 评论:0

发表新的回复